轉念

12670461_10208346484878279_6106790246767679825_n

待在法國邁入第12年了,其中的轉變之一可能是變得比較無情? 但也有可能這根本只是年齡漸長的影響。在法國有許多事情處理起來極為不方便,常花時間在沒有效率的程序上,跟在台灣不同的就是這些得自己一個人全數處理完,沒有家人可以賴,沒有任何人吃妳想任性的帳(覺得寂寞空虛覺得冷…笑)。在心情上也較為嚴謹: 獨自生活在國外,面對豺狼虎豹樣樣來,得兵來將擋水來土淹(被吃掉其實也沒關係啦),怎樣也要把自己硬撐起來。

記得三年前剛創業時,正好是人生的低潮,剛好一位朋友也遇到了一些巨型的難關,我們彼此打氣但知道不能替對方帶來太多負擔,總只能點到為止,以免情緒跟狀態每況愈下,對誰都沒有好處。

工作做不完,有多少個晚上,半夜三點掙著疲累的紅眼,勉強唱著歌打起精神邊洗碗筷,因為不洗明天就沒碗筷可用,可能還有衣服沒洗,早上起床又要面對出包的大事,情緒的部分根本沒空處理。在這種狀況下,各種被我認為芝麻小事毫無重要性的事情,例如朋友從來沒成功的網路交友約會內容,都被我擋在耳外絕對不想浪費任何時間聽 (我想有小孩的人應該也有同樣的情況)。

也因此我練就了許多無情的拒絕。記得一次一個朋友問我: 「我有一個拜把的朋友要去法國玩,可以填妳當緊急聯絡人嗎? 」,曾經在年少無知時沒答應過這樣的請求,後來因為自己遇到了真正緊急的事情,才對"緊急聯絡人」這個概念相當敏感 (有興趣者可看此討論有關緊急聯絡人的內容),當下我覺得對方白目,也明白斷然拒絕表示:「沒辦法當不認識的人的緊急聯絡人」。但現在的我再重回去看這件事,在經過三年腦板的人生後,轉念一想:「每一個白目的要求背後都有一個真正的需求」(好像還是一樣機車的反應),其實也可以問問對方:「妳覺得妳的朋友可能會需要什麼樣的幫助呢?」再替他轉介需要的對象或者提供他相關的資訊(註)。

前一陣子對於一些長輩的無意義的討論或者訊息感到有點受不了,總覺得浪費時間,不過轉念一想,儘管做不到每次都回訊息(因為會沒完沒了),我想一周定期簡單回覆一下還是做得到的,畢竟長輩無法斷交,與其覺得煩又傷腦筋,還是選個折衷的辦法吧。當腦板的好處,就是要學會相信自己,但又要學會用原來自己也想像不到的角度來看事情,因為與你共事的人、你的顧客,都是與你完全不同的人。在學術圈也許不需要了解別人怎麼想,在殘酷的商業世界則不是如此的溫柔鄉。

與其常常帶著彩色眼鏡批判別人,還不如轉念一想,有什麼更好的折衷。自勉。

註: 其實,台灣駐法辦事處是有一個叫做緊急電話的。(誤)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