蝦忙

上次在哥哥的婚禮上,表姐說了一句話,我覺得很有道理,她說『在人生裡,每個人能夠得到的總數,是差不多的』,例如有人在A處得意,B處必然弱一些,也就是所謂『上帝是公平的』。

我想我的人生,一直都在這種追求平衡的大起大落中度過:有時候很閒,像是入博士班的前一兩年,每天玩玩貓、打掃、做麵包就可以度日,有時候又忙得快起飛,像是在工作的那段日子,以及現在。

剛開始留學的前幾年,沒有想到要打工,跟m交往後,他對我這個每天打混的紈褲子弟老是問『為什麼你不需要賺錢養自己』,講了有好長一陣子,我才真正跟大家宣告想要打工,請人家介紹工作給我。後來順利找到了駐法辦事處的工作,帶著忐忑的心情邊學習法文應對邊踏入的打工的生活,漸漸也習慣了,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常常知道一些新訊息,還有吃到同事休假回來帶的台灣土產。

後來又做了好多莫名其妙的打工,因為一但有了收入,就會享受到自立的快感(我這爛咖一直都沒申請到獎學金),做過翻譯、導遊、打掃、褓姆、代購各式各樣的工作,終於發現其實沒辦法完全靠自己的收入過活,反倒是論文因此而沒有進度,可真是本末倒置。

去年跟爸爸商量後,決定要專心在完成論文這件事上,經濟來源的部份就要靠爸媽多擔待了。同時間我離開辦事處,有了另一份工作。現在的生活就是工作(30%)、論文(30%)、跟朋友聚會或聯絡感情(15%)、做家事(10%)、跟男人相處(20%)這樣的比例,其實是暴到一百以上了,常常在某個約前要把工作或者論文告一個段落,既沒有時間吃喝,更不可能講什麼電話或者網路聊天。所以當某寶說什麼『反正你都閒閒沒事做嘛』時,真想把他頭給打爆。

舉上禮拜為例,因為想要體驗新的美容產品(算是工作之一),於是去了第一次的法國沙龍做臉,早上先趕著工作的另一件雜事,下午去做臉,結束後才有時間隨便在對面的麥當勞吃了套餐,為了紓解壓力以及保持身體健康,又去跳兩小時韻律Party。回家後因為累垮了馬上就攤在床上睡到隔天,一起床後又開始處理工作雜事跟打掃已經有很久沒有時間打掃的家。緊接著週末又陪來巴黎玩的朋友在巴黎逛逛,心理還掛心著論文,腦袋裡一直浮現老闆的臉。還要計畫之後朋友來巴黎的行程,買車票訂旅館找資料。

有時候忙了一整天,回家累癱了,m還因為我老是不在家而擺臭臉,或者鬧我要我幫他出門時順便買東西,就有一種快要炸掉的感覺(不過飯都是他在煮的,能說什麼勒)。每天為了要多纂一些時間,幾乎都是弄到半夜兩三點才睡覺的,該處理的事情沒有馬上記下來或者用email寄出去,根本就不會有時間再處理。現在任何可以用書信或電話代替的公家文件,一概都採用這種比較快速的方法解決,因為沒有空去那裡實地排隊,浪費一整天的時間。更不用說有人老是邀請我去他很遠很遠的家玩,怎麼可能有空。(但是網路遊戲跟看FB可能是唯一剩下的休閒時光)

只能說,現在可真是在還以前的爽債呀。

廣告

蝦忙” 有 3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