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響情人夢巴黎篇

最近看了交響情人夢巴黎篇的卡通版(註),每每看到那些再熟悉不過的場景,都覺得很親切,而且依照現在對於巴黎的瞭解,幾乎可以馬上指出片中的場景實際上是在哪裡,大概就跟在台灣的時候看新聞報導裡掃過一個鏡頭,就知道是在台北的哪個街角一樣的感覺,也許,那是一種認同感也說不定。

會看交響情人夢也是因為巴黎的音樂界朋友都很愛這部片,在還沒有拍攝巴黎篇之前,這部劇就已經在台灣留學生音樂圈熱到不行,那時候只是想稍微看看裡面究竟有什麼令人喜愛的內容,看完了之後結論是「對我來說基本上沒有」,純粹是劇情有趣好笑,因為想打發時間兼紓解壓力,也還是把它從頭到尾給看完了。

令我注意的就是日劇篇裡面的野田妹,看了她在另一齣「最後的朋友」後,一直對他的演技感到印象深刻,兩者個角色設定真的差很多,但這個女演員可以兩部戲都演得有聲有色,挺令人佩服。

最近無聊又看了巴黎篇,裡面談到了一些有關留學生的感受,尤其是在法國的留學生的感受,因此很受他的劇情所吸引,雖然真實生活中的留學生不能像劇集裡面一樣「為了播送方便,以下法文皆由日文發音」(如果這科技問世的話,想必會得什麼諾貝爾獎的)把生活就這樣簡單的轉換,其他劇中討論到的生活上的挫折、生活上的欣喜,都有一種親切的感覺,不說辛苦的部份,愉快的部份例如有幸在人生中可以跟男朋友在美麗的巴黎賽納河邊散步,而且是出自生活中的一部分,正是巴黎留學的一大享受。

片中,在日本春風得意的黑木,到了法國因為對法國社會嚴重適應不良,整個人愁雲慘霧無法振作,因緣際會發現野田妹似乎沒有這種徵狀,才意識到「擁有不輸法國人的強烈自我主張才適合活在這」,我想我是絕對贊同他這個體悟的,在台灣總是過份擔心他人的眼光的人,是很難在法國活的愉快的,盡情的做自己,才能在法國活出生存的意義,畢竟在這裡沒有人有太多閒情逸致對他人管東管西,少了這些「注目」,沒有強烈的自我主張是很難堅守自己的原則與目標的,就這麼迷失在孤獨中,這樣的例子成千成百,在所多聞。

看到這裡,讓待在法國也算是有很長一段時間的我,開始想起自己為什麼會踏上留學法國這條路的過程,除了可以上演一段令人羨慕的「交響情人夢」外,是不是有什麼強烈的動機呢?現在想想,似乎是沒有,為什麼會選擇法國,好像純粹也只是一種奇摩子因素(這點還真法國),並且我在留學法國前來過法國旅遊,也沒有對它有什麼太好的印象。另外,我所選擇的研究主題,還是以英語系國家為主,那我究竟幹麼來法國,現在還自得其樂成這樣。

我腦袋裡閃過了一些畫面,大概是一些人物,首先是第一次來法國時遇見的一位台灣女留學生,是學藝術的女孩,總記得他有酷又獨立的個性,男孩般的打扮,講話中略帶一種怪怪的腔調(講太多法文的關係),雖然只是一面之緣,卻被這女孩所散發出來的氣質所深深吸引。後來,腦袋裡又閃過了從前修女性主義課時,一位從法國剛回來的電影系女教授,身穿著一襲粉紅色套裝說著課,覺得她特別有氣質,還心想待在法國久了果然很有浪漫氣息,雖然現在發現法國人根本不太穿什麼粉紅色的玩意,應該算是一個對法國的錯誤印象,不過那套粉紅色套裝,一直深深地烙印在我腦海裡,也替我留學法國之路鋪上了粉紅色的玫瑰花瓣。

朋友看我最近的照片,說我看起來越來越像法國人(爆炸頭後造型),我想我自己最近也有一種非常融入法國社會的感覺(除了先前的抱怨不算在內),對現在的我來說,在生活上,語言不是太大的問題,溝通困難這件事很少困擾我,大部分的時候跟法國人可以不經腦袋說出想要講的話(學術性的不算),那種想要脫離法文牢籠的感覺漸漸脫離了之後,覺得自己總算「漸漸融入法國社會」,減少了語言的障礙後,也比較容易瞭解以及熟悉法國人做事、思考的邏輯,那段留學生在法國必經的困難挫折時期算是度過了,有種苦盡甘來的感覺。我要說儘管如此,我沒有真的很熱愛法國,終究,我還是喜歡回台灣度過一輩子。

然而可以在法國過著「強烈自我主張」的生活,是很令我喜愛的,畢竟回台灣後那種靈魂還會不會存在,很難想像,這個靈魂也正符合那些前述女性所帶來的形象,不知不覺地帶著我朝法國前進,還好我很幸運,在法國找到了相關領域的指導教授,只能真的說是好加在,在我這個胡搞混搭下,還可以順利的過關,我對法國與社會學的喜愛,促成了我在法國唸社會學的結果,大概就像是我總是喜歡在吃麻糬的時候配咖啡,誰也阻止不了我一樣,只因為我愛吃麻糬,也很愛咖啡,不管她們口味搭不搭,就是硬要湊合一起,總之,自己吃起來開心就好了,什麼也不管。

註:事實上也是在巴黎篇電視版拍攝後才繪成的吧,因為取景 幾乎是採用直接複製的。

廣告

交響情人夢巴黎篇” 有 4 則迴響

  1. 在法國唸書,一直以來都是我的夢想,現在也在實現中,不過實現了一個夢想後,還是要有新的夢想,人生才有前進,我的夢想就是唸完博士後,在台灣的鄉下生活教書,把我所學的貢獻給台灣的學生,對我來說住在哪裡不是問題,而是我所接觸的人,要我去非洲教書,我也很願意呀,但是我第一個想要教的是台灣學生。

  2. dominique

    “我的夢想就是唸完博士後,在台灣的鄉下生活教書,把我所學的貢獻給台灣的學生",不害羞的說,這句話活生生的是我追求的目標之一,希望過沒多久後我可以開始我的博士論文之途,然後把這些話也在我的人生中實現。

    另外,能不能跟你要那把可以打得開鎖文的鑰匙?因為你的文章總是讓我看得很過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