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遠的距離(更新)

最遠的距離是什麼? 不是亞洲到非洲的距離、不是歐洲到大洋洲的距離,也許是有家卻歸不得。

昨天去辦理居留證更新,因為是第二年在Seine Saint Denis省辦學生居留,可以在網路上預約登記繳交文件的日子,因此今年少了一次冬天慘兮兮一大早要去排隊的經驗,時間到了把東西交上去即可。我拿到11點的預約,一早起床在網路上幫b下單購物後才慢慢的坐公車去prefecture,到的時候差不多是十一點,也只有大概二十個人左右在排隊,因為天氣不太好,偶爾下著細雨,當天臨時來要申請臨時居留證的人算是比平常少的(這句話很繞口,但是就是這樣,法國連臨時居留都必需要預約)。

排著排著,前面有個阿拉伯女人從辦公室裡出來,大大發飆了。大家都好奇地一直看發飆的女人究竟在吼啥,連上頭的辦公室也有人開窗出來看,聽她的大意是說,她的父親死了,他想要回摩洛哥一趟,因此來申請臨時居留證以便回國,可是卻被拒絕,她再三哀求希望可以見到父親最後一面,辦公室裡的人聳聳肩跟他說:『(拒絕你)這很正常』,於是她瘋了,當場在辦公室外面大哭大叫起來,說她只是想要回去見父親一面而已,旁邊的老黑人先生馬上湊上去要她冷靜,跟他說要她再試試看,好好的說明清楚,最後人群就漸漸散去(註1)。

這樣的劇碼,似乎每一次去辦居留都會看上不只一回,總是一些很令人鼻酸的故事,姑且不論這位小姐的事情是否真實,我想外國人在法國是標準的二等公民(註2),在93省的prefecture總是赤裸裸地呈現著。另外我也發現,會在門口檢查預約單的小姐,分發兩種號碼牌,黑人被分到一邊,非黑人被分到一邊,但我想黑人應該也不會反抗,畢竟他們總是那個被刁難的對象,誰也不會拿自己的居留開玩笑(註3)。

一位法國朋友聽我說到每次冬天一大早得去排隊,還看到媽媽帶著嬰兒一起排隊時,很驚訝地說「那大家沒有讓他先進去嗎?」,我說:「怎麼可能,那我下次也會去借個嬰兒來排隊了,大家都很辛苦的在排隊,沒有人可以有優先權的」,為了排隊的事情而一群人大打出手也是常見的,雖說是在「進步」的法國,每次在更新居留時總讓人充分體驗到自己的「非進步國家」印記必須面對的二等公民式對待。

現在交通這麼發達,飛機也許一天內可以到達世界任何一個地方,但是最慘的,還是有家也歸不得的這些人。

註1:通常如果因為緊急事故需要回國,卻沒有有效期的居留證的話,需要申請臨時居留證,都需要非常正式的證明文件,這位小姐大概就需要父親的死亡證明書。

註2: 我想某些國籍的外國人在台灣也是相同。

註3:後來想想,這些黑人也許都是申請十年簽證,所以被排到另一邊去。

廣告

最遠的距離(更新)” 有 2 則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