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歐電頭毛誌

「你怎麼敢在那裡弄頭髮呀?!太猛了!」大部分人對於我去玩一趟波羅的海三小國+波蘭行程,還去把頭髮給歪果人整成爆炸頭的勇敢感到很驚訝。

雖然在法國嘗試了兩次的美髮院,第一次還不算失望,但第二次就有些不太愉快的記憶,整體來說, 實在是很不爽法國服務業驕傲的態度。大部分的時候,我都是回台灣給同一個設計師玩弄頭髮,跟這位設計師已經有九年以上的相識,他對我的要求很清楚「不能有瀏海(媽媽的禁忌)、要跟之前的造型不一樣、要看得出來有改變」,其他有關於應該要弄成什麼樣的髮型,一概不指定,請他自由發揮,j我不曾對弄出來的新髮型哇哇叫,更不會因為與原先的期望差異太大而當場痛哭流涕,而且過一陣子就會乖乖的來報到,這樣說來,我應該算是很好搞定的顧客吧??

與法國髮廊交手的經驗是:無論你的法文程度如何,解釋老半天,甚至是帶著照片去給設計師看,對方點點頭後,最後的結果又是另一回事,不需要想像會有太多的羽毛剪或者層次(就算是有也是很粗糙),路上看到的美麗髮型,都不會發生在自己的頭上。

第二次在法國剪髮,是在巴黎的家附近,我們這裡很多有錢人,常常上髮廊的富太太很多。例如上次去剪髮,前面的有錢太太結帳又在髮廊裡繞了一圈,每個人都給了兩元的小費,撒撒銀子後闊氣地離開,相對之下,我這個窮學生就寒酸很多。我跟m敘述看到的闊太太每個人打賞兩歐元的事情,m問我:「那你勒?給了什麼?」,「我的學生證,打折用」我回答。

「我想要剪一個不會卡到背的短髮,然後不要瀏海,來點層次讓頭髮不要這麼重」我跟家附近的髮型設計師解釋。「喏!選一個你要的」看來這位設計師一點都不欣賞我敘述的方式,臭臉地丟了一個髮型書要我選,我於是挑了一個想要的長度的照片,說「就這個,我要這個長度」。直到髮型完成後,我的媽呀!真的跟那個髮型書,「有點像又不太像」,「我不想要這個髮型阿!我只是說,我想要這個長度」我抱怨,「你自己指著這個圖片的,不然你想要怎麼辦?!」設計師臭臉回答,「幫我削薄一點吧!」我說,於是稍微剪了一下後,設計師就開始吹乾頭髮,正當他把吹風機往我耳朵附近吹時,嘴裡說了一堆話,我什麼也聽不見,「什麼?您剛說什麼我沒聽到」我說,「沒什麼!看來您的法文不太好」機車設計師這麼說,哇叉,我可以直接站起來不付錢嗎? 這就是標準的法國服務業態度。

於是,本人決定,就算是語言不通、人生地不熟,也要在法國以外的地方整一下頭毛。

剛開始在愛沙尼亞就開始注意他們髮廊裡的氣氛跟裝潢,但因為覺得愛沙尼亞人沒有特別友善,服務業業態度也不甚佳,於是不列入考慮。拉托維亞是個很深得我們心的國家,整體的氣氛很像台灣(後述),服務業也是一整個朝金錢看齊的感覺,於是選了一個小鎮裡旅遊局旁的髮廊,想要來電個頭毛。

來接待的小姐很緊張,好像是因為我是沒看過的亞洲面孔的歪果人的關係,她的英文不是特別好,但是溝通上還可以,態度很親切,大概瞭解了一下價錢,比起法國便宜很多,於是我預約了幾小時後要來電頭毛,先去附近玩耍了一下。時間到,我坐上髮廊的椅子,小姐問我想要燙什麼樣的髮型,先幫我仔細的洗了頭髮,我可以感覺到她的緊張,很努力的用有限的英文跟我溝通,還想要跟我聊聊天,不過太複雜的句子她就聽不懂了,她問我「這個髮色是自然的嗎?」,我說「下面是染的,全黑的部份是自然的」,我又問她「那你的頭髮呢?是自然的髮色嗎?」,小姐因為不會說那個顏色的英文,連髮色的色號都緊張地說出來了,真是太可愛了。

開始要燙頭髮前,小姐問我要選哪一種大小的髮電棒,我就感覺不對勁了,原來她以為我只是要做暫時的造型,而不是永久燙髮(應該沒有歪果人來旅遊說要做永久燙法這種奇妙的事吧),經過一番解釋後,小姐很緊張地說「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我很抱歉!!居然誤解了!現在要燙也來不及了,該怎麼辦?」說著聲音就顫抖了起來,我馬上安撫他說「沒關係沒關係!我也沒有解釋清楚,不如你先幫我剪頭髮好了,改天再來燙頭髮好嗎?」,但是因為隔日她休假,於是只有剪了頭髮。

我頂著新髮型滿意了好幾天,兩側因為自然卷的髮流有點翹,又因為坐夜車沒有洗頭,那個翹髮的部份就很明顯了,於是又興起了要再去試一次電頭毛的想法。

這一次我選了我們非常愛的波蘭北邊的富裕城市Gdansk,雖然有美麗的海港,卻不如人願地拼命下雨,下到我們都很火大了,看到髮廊又決定進去問一下價錢,「140PLN」大概是四十歐元左右,出來迎接的還是一位英文很不錯的設計師,後來雖然不是這位設計師幫我做造型,他們還是很細心地幫我安排在這位設計師的旁邊,以便我跟設計師溝通不良的時候可以幫忙一下。「剛你在跟那個設計師討論的時候,裡面的人停下手邊的活動, 一直在看著你,很專心地看著你」B跟我這樣說,「怎樣?因為我穿很醜的雨衣上時髦髮廊嗎?」我問,B說:「我想應該不是,應該是沒有這種亞洲長相的歪果人來過這裡的髮廊要弄頭毛」。

坐上了髮廊的椅子,跟設計師邊用英文邊用比手畫腳的:「我髮尾會翹,想要燙一下,要大卷的,不要小卷的歐!」就是要確定對方有聽懂我的要求,有點生澀的設計師點點頭就開始卷上髮捲,是上到頭皮為止的捲髮,因為我近視很深也看不清楚,再則我想也許放任她胡搞一通也不錯,雖然心理有點擔心會出現可怕的爆炸+歐巴桑臭老型捲髮。

設計師的動作很快,不到一個半小時就完全好了,擦了會讓頭髮濕濕的髮雕,媽呀!真的有夠捲的!設計師還一直說「super!super!」我是不知道super在哪啦,不過真是super捲的,因為我是黑髮色的關係,很像非洲來的。 B去外面逛逛回來看到我的髮型嚇一跳,但也說不上難看,只能說很有歐洲風格,就是亂爆一通。直到過了幾天習慣以後,也覺得還蠻不賴的,看來不過就是習不習慣的問題罷了,對於我「要有改變」的要求,她可是做到了。

燙了頭髮後,可能是跟歐洲人的風格很像吧,到哪裡都意外地遇到很親切的服務,多半跟我說話後還會露出微笑(我確定不是在偷笑啦)。本來想說會遭到大家異樣的眼光,卻意外地完全沒有,反倒是我原來典型的亞洲外表受到的眼光比較多,辦公室的法國秘書也是對它讚不絕口,看來這髮型真的很對歐洲人的胃(註)。

註:其實法國很多自然卷地很嚴重的人,不論是男生女生都有。

相關文章: 法國髮廊初體驗

廣告

東歐電頭毛誌” 有 8 則迴響

  1. wawa

    哇哈哈哈哈哈))))))))))))))))))))))捧腹狂笑中。不過我對於"無論你的法文程度如何,解釋老半天,甚至是帶著照片去給設計師看,對方點點頭後,最後的結果又是另一回事"一事真是非常贊同,還好自我到法國後就認識一位蠻會剪頭髮的學生,每次都是找他剪,唯一一次想說去給法國美髮店剪,結果…,真的是自己亂剪大概也就是那樣了。哈哈。

  2. To wawa:
    我也覺得自己亂剪也差不了多少,這個念頭真的有出現在腦袋裡,是很了不得的(被逼急了)。連我的朋友也開始打我主意:「你會不會剪頭髮?」然後我真的有想說要不要來去上個剪髮課,不是為了賺錢拉,是下半輩子順便都自己來降子。

    To Deborah:
    是呀!其實我一路都沒怎麼在買東西,最棒的紀念品就在頭上。

  3. 對阿,其實不算貴齁,而且小姐技術很好,速度超快的,我以前在台灣燙頭髮都很不耐煩,因為上卷子都要好久,等到扭來扭去很受不了。

  4. 我倒是沒有找美國人或是加拿大剪頭髮的經驗,我好像都是去找韓國人或香港人剪。因為我發現我們的頭型和西方人的頭型差很多,所以他們常常不大會剪我們的頭髮,根本就不敢去嘗試…

  5. 引用通告: 2008回顧 « Rien à noter《桃味記事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