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當年]變態運動遊戲-躲避球

直到年齡夠老,才會回過頭去想想以前在學校裡上課的內容,那些課程究竟教了我們什麼,或者是因為他們沒教會我們什麼,才造就了現在的自己?

記得以前我對那些課外活動,也就是非主科的東西,沒有產生過極端的興趣,當然主科也不見得非常有興趣,但是至少努力就有分數,還算是有點報償的活動。

我的數學一向不太好,可是會解一些大家都不會的題目﹔我的英文不太好,但是聯考跟班上的英文小老師考同分,她還因此覺得很恥辱﹔我的歷史跟地理都很好,常常可以拿到滿分,還可以質疑老師給的答案有錯誤,但是我背不起來國中的本國地理,因為我覺得他們分省份沒有邏輯,偶爾也會考不及格,嚇掉大家的下巴﹔我的國文不太好,也不太會寫作文,但偶爾心情不好時可以寫出一篇讓老師唸給大家聽聽的文章,不太會背課文,可是很會記小細節。

直到現在,還常常做一個奇怪的夢,大抵是說我收到學校的通知,要我把之前大學跟研究沒有上的數學課都補齊,醒來時想著「不對呀!!大學跟研究所,我要上什麼數學?」,那份噁心感還是很難消除,並且一直來我的夢裡報到,大概是我國高中時,幾乎都不做數學習題的罪惡感作祟吧。

美術跟音樂應該算是非主科裡面我比較得心應手的科目,因為我的手巧,很有耐心,但是我的創作能力不大,基本上可以做出很精緻令人欣賞的作品﹔我的節奏感不好,但是音感不錯,配上一些努力,都沒有太大的問題。

記得以前我的美術作品總是可以拿到很高的分數,因為我會花上大把的時間跟金錢來做作品,但是有一次老師要我們把平面作品自己裱框,不想花大錢的我,靈機一動跟爸爸自己動手用家裡剩下的物品做成了一個框,很是得意的交上去了,老師卻給了一個空前的低分,我非常沮喪地跑去問老師為什麼給我這麼低分,老師只是冷冷的說,你那框顏色很怪,於是我發誓下次一定不要再做那種什麼「開心動手作」的作品。

我是一個看起來聰明可是某些地方會嚴重少根筋的人(所以千萬不要相信什麼看起來),例如我常常忘記帶東西,音樂課會忘記帶笛子、常常忘記那天有體育課要穿運動服,穿成制服來上學,頻率非常高。有一次國小音樂課忘了帶笛子,老師居然哭起來,說這些忘了帶笛子的學生根本就是沒有把他放在眼裡,後來每個小朋友還上前跟老師道歉,對那一次的印象很深刻,但是我之後還是常常忘了帶笛子,並且絲毫想不起來有在音樂課學過什麼。

家政課現在想想,應該是我可以很容易掌握的課,但是我從來沒拿過高分,也從沒搞懂老師到底喜歡哪種東西,高中時已經學會逢迎拍馬屁,每次總是一副很悲慘的表情,把食材拿去給老師請教作法,老師就會很認真地做一個範本給我們看,而我會一副得意的拿回組上,跟大家說交出去的那份搞定了,大家隨便亂搞吧(當然是把老師做的交出去啦)﹔縫紉習作則是因為媽媽總會在旁邊一直給意見,所以從來沒有靜心地好好做過一個作品。

體育課呢,則是我最討厭的課程,本來我的運動細胞可能就不太好,但我更討厭枯燥的一起強迫運動的感覺,其實我在鄉下的國小,還是田徑隊隊長呢!哈,不知道是怎麼走上討厭運動這條道路的。直到長大後參加健身房,我又重新愛上了運動,才知道其實自己並不是討厭運動的呀。

大一的時候被分配到上籃球一學期,這是我非常不在行的運動,因為我手小腳小,非常不會運球,學期成績很慘。現在想想,體育課為什麼不能像法國一樣,自己去註冊一個運動協會的課程當作學分呢? 這樣學起來不是開心多了?並且就算是運動天份最強的人,也是有不適合的運動呀,為什麼學生一點選擇權也沒有。

國小的時候很流行一樣運動,叫做躲避球,現在想想這真是一個變態的發明,球傳來傳去就很有趣了,為什麼要拿好好的球去砸人家,來贏得勝利呢?以前打躲避球時,我幾乎都是那個內圈最後幾個還活著的人,所有的主將都認得我,也拿用力砸到我來當作一種勝利的標誌,被砸到的我,滿身疼痛看著對方的主將一副非常愉快的表情出場,隔天還常常出現瘀青。

又說躲避球是個很無運動精神的運動,很久的時間球才會到你手上一次,多半的時間都是那幾個人在傳來傳去、打來打去,所以我們這種不會砸球的人,通常是聊天居多,女生應該挺愛打躲避球,因為多了一些可以聊天的時間,但我還是不懂,為什麼要叫小學生玩這種球類運動?

廣告

[憶當年]變態運動遊戲-躲避球” 有 7 則迴響

  1. M

    嗯嗯 記得小學時候
    明明三、四年級的時候大家還一窩峰的瘋跳繩,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
    一升上五、六年級的時候,
    大家的興趣通通變成了躲避球,
    好像是一瞬間的事(難道是一覺睡醒世界就變了嗎)

    高中的時候 因為有排球比賽,所以印象中最深刻的就是
    高中時期 大家都很瘋排球
    有時候還會因為班際間的競爭,
    演變成分在不同班的好友,卻因此而有所爭執
    真的是個神奇的狀況
    現在回想 都覺得不知道那時候在瘋什麼
    (話說我只是個上不了場的啦啦隊):p

  2. leafy

    『直到現在,還常常做一個奇怪的夢,大抵是說我收到學校的通知,要我把之前大學跟研究沒有上的數學課都補齊』,其實我也常做這種夢。通常是回去唸高中 or 大學。很奇怪吧

  3. To A: 我從頭到尾只有一個數學老師 想也知道不會對數學出現太大的動力

    To M : 我完全沒有排球那段記憶耶 大家一窩鋒愛玩的東西我就會跳開來
    所以就對排球一點興趣都沒有 然後現在就跑到這種鳥地方來了^-^

    To Leafy: 回去上高中大學算是你的惡夢還是美夢呀? 現在回去上應該是得心應手 是吧

  4. ai ning

    躲避球是我喜歡的活動唷。小學的時候我喜歡也喜歡我的那個男生躲避球很強,就是所謂該死的「主將」,如果我們同隊他會幫我報仇,如果不同隊他不會砸我(而且他的兄弟們也盡量不砸我)…當時小小的我便小小地驕傲虛榮了起來(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