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閱讀]瑞士記者眼中的台北

Juko前/後言

老實說,最近對於某些事情感到厭惡,不過實在是很難一時說清楚。

B說我來法國後似乎過的比較快樂,她一直都是正確的,我想我就是對某些很台的作風有些反胃,而這些台式做風不論是我自己,還是同在法國周邊的朋友,甚至是透過MSN聊天分散在世界各地的朋友,多多少少會帶著這樣的風格特質,畢竟大家都是美麗寶島出生的嘛。

其中的一厭惡,就是凡事都要加上正反評價的習慣,並加以做過多的衍申跟聯想,有意識或無意識地,目的在貶低他人,抬高自己或者相反,在於貶低自己,當一個哭訴公眾心理強暴」的受害者,實在是有點倒胃口(註)。

對於某些台式風格感到厭惡的心態,不用拿來質疑我愛不愛台灣,不管我愛不愛,它都是把我奶大的土地(就算不愛又有人想要對我怎麼樣嗎?),只是跳開了這個環境,突然發現很多事情並不是事出必然的時候,再也不願意被桎梏,是看到自己跟朋友深陷在其中的感覺,像是一直在耳邊嗡嗡叫的惱人蒼蠅,不除之不快。

在發現自己沒有能力對這些習慣完全免疫時,有點沮喪又庸人自擾,有時候我在寫文章時,會想一想自己是不是犯了把無聊的事拿出來說嘴的習慣(我本來想說壞習慣),但是又想著反正如果不愛聽別人評斷你,又不想講別人怎樣,就裝做什麼都沒聽到、沒看到最快,想要裝法式風格,就要甘願的徹底(畸夢幻想)。

簡單來說,這個厭惡,應該是來自看到待在法國的台灣留學生,面對所謂法國美夢幻滅」產生的憤怒而來,但我總覺得在人家的家裡,就別一副皇上駕到」的樣子,批評得好像這個建立了幾百年的國家因為你的到來就得瞬間改變一樣,請告訴自己:我是哪根蔥阿?!」

台灣的生活環境與我們的思考習慣,對他們來說不見得是必然的,畢竟人家在這裡活的好好的,沒有必要聽你的批評,也沒有義務瞭解你,在痛很之餘,還是收起毒刺,保持一個柔軟的心,想想怎麼當一個客人。

看到這篇文章,再看看留學生網站的評論,覺得很有趣,基本上我的看法就如上所述,文章很長,有興趣的自己消化咀嚼,消化不良不負責任,嚕嚕嚕。

註:各位可能發現在我說的同時,也是在價值評斷,也是在宣告自己是被台式作風強暴的控訴者 。

進入文章

廣告

[文章閱讀]瑞士記者眼中的台北” 有 11 則迴響

  1. 嗯..我沒有特別注意到你說的台式風格ㄝ…
    不過.. 人出國很多都還是當國內囉, 畢竟那是一種習慣
    用自己在國內的標準看待國外的一切, 也是因為活了一輩子只有那種國內習慣標準吧
    而且, 有些人真的是不了解國內外的差異..也沒有興趣了解..這是一種心態, 基本的尊重的問題吧.. 不要說台灣人了, 北美來的也是一樣!

  2.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有哪些特質讓我覺得「這個人很台」或者「這種做法很台」,所以先以「台式風格」來代替這些思考架構空缺。

    我想指的是那些「原生文化特質/習慣與所處的異地文化產生*衝突*」的部份,對於不了解或者與自己差異太大的東西,感到驚訝與不習慣是正常的,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出發原點,因為我關心的對象是台灣人,所以我就把這種原生文化簡化說成「台式風格」(維持自己的文化尊嚴當然也重要,不過本處論點不在此)。

    我觀察過宣稱在法國過得「衰透了」的留學生,都有一種強韌的台灣氣息(原生氣息),不知道該說是好事還是壞事,有時候看他們要用台灣那套跟法國人「硬幹」殺的滿場血腥,在旁邊看的都是冷汗,事後還要說「那些該死的法國人」,然後豬狗牛羊的形容詞都出現了,我要誠實說,我這樣的朋友,比例並不在少數,但我不打算把他們的事蹟說出來 。

    到此為止所說的,似乎跟瑞士記者這篇無太強烈的關聯,其實引發我整理上述想法並把兩著串在一起的,是留學生網站裡一連串對於這篇文章的批評(負面),我看到一種說法很有趣:「我在法國也是這樣生活,所以他根本是鬼扯,在世界各國都一樣,這樣說台灣人未免也太不公平了」,這樣的說法或許有道理,但是又認真的想了一下我所認識的台灣留學生們(包括我自己),猜想,也許這種說法的留學生,在法國過他在台灣的生活,自然覺得「我在法國也是這樣,憑什麼你說台灣人不好」(這個假設是我的猜測),以上的論點分析如下:

    1.我在法國也這樣,憑什麼你說台灣人「不好」:人家也沒說台灣不好,只是説説他看到的而已,是你自己加入價值評斷的吧,那你在法國也這樣, 意思是鍍過金有保證呀(也有可能他過的很法國也說不定,誰知道),我覺得這記者的表現方式是平鋪直述,處處比較,處處覺得被比較,想要「看出」人家的「話中有話」,有點惱人。

    2.我在法國也是這樣,「憑什麼」你說台灣人不好:憑他是記者阿,況且他也只是「一個」記者,也不代表全部,所以標題可能下成「一個瑞士記者眼中的台北」精確些?

    (暫時寫到這 其他的容後再述)

  3. Vico

    說實話,我還蠻喜歡那篇文章的,作者用文化人類學者的thick description 的微觀視野,試圖對台灣社會現象做出宏觀的詮釋,是很值得深思的。我唯一比較有意見的就是,那個把台北今日的現象,當作日後中國進入後現代社會的可能發生的情景。我想,台灣有一個非常獨特的歷史背景,十七世紀起的移民社會,族群衝突,被殖民、另一波移民潮、authoritarian politics到1980年代末期的民主轉型,這些造成了現有的台灣現象,這些比較歷史性跟宏觀的切入點,作者可能沒有注意到,而試圖把台灣與中國未來社會劃上等號。

  4. 我也沒有注意到耶:D vico你的說法很有趣,擇日再來重新看看文章。
    我自己的經驗常是,就算說破嘴要跟朋友說明「台灣有它發展的特殊與獨立性」,可能對方心裡還是覺得「好啦,就是中國咩」,例如講中文這件事就被當作是泛中國的指標。

  5. Vico

    講到講中文常常被指涉是泛中國的指標這一點,我在美國常常用這樣的例子跟美國人講,美國也用英語作為官方語言,但是也沒有人會講美國有泛英國的指標,Australia, New Zealand, Singapore 也都是以英語為官方語言,Senegal跟Algeria 也都講法語,Austria 也用德語,怎麼沒有人說把這些國家與法國跟德國等同呢?這些都是歷史背景造成的,語言與國家認同或文化認同應該沒有很直接關係。不可否認的,雖然台灣目前是用漢語當作官方語言,但是台灣漢語與北京漢語還是有些許的不同,正如美式英語跟英式英語有差異,甚至是法文亦然。十八世紀的法國各地仍使用當地腔調的法文,而是在國族主義興起的十九世紀開始,法國官方政府才開始強調以首都巴黎的法語腔調,作為正式且可以統一全國的官方語言。
    另外,該文中講的檳榔西施文化,前陣子也外銷到美國華盛頓州去了,在西雅圖附近,也開始有咖啡西施。台灣特有的珍珠奶茶,不也有一陣子在洛杉磯跟紐約造成一陣的波霸風。我想,作者有點play down 全球化在後現代社會中所扮演的角色,而試圖將所謂的漢文化圈等同視之。想像一下,如果二次大戰,日本沒有戰敗,那作者到台灣看到這些現象,他還會說台北的現狀,將是未來中國的走向嗎?還是,他會說,這些現像是日本文化在台灣的變種呢?
    我開始懷念起,十八世紀啟蒙運動那些哲學家標榜的"世界公民“概念了。

  6. 我覺得我們的文化某些部分說要像是中國,到不如可能還更像vico你說的變種日本文化,例如現代台灣年輕人的愛情觀,應該就是「日劇夢幻化」吧,不只一位日本朋友偷偷湊到我面前說「(比起中國人)我覺得你們台灣人的文化跟價值觀跟我們比較相近」。

    另外,題外話,看起來vico你似乎是念政治的?總覺得你的觀察視角很政治社會學,另外根據某些小線索,你可能是我認識的某位朋友的朋友?(還是巧合,自己往臉上貼金啦)沒興趣回答可以裝做沒看到,哈。

  7. Vico

    我不是念政治的 🙂 有一天不小心看到219連結,就這樣轉來轉去的連到這裡來了,在美生活圈小,就透過網路來不讓自己feel alienated.

  8. ai ning

    老祖先早說了「入境隨俗」,有人充耳不聞罷了。強韌的台式風格在台灣是很被推崇的,那是許多台灣人引以為傲的一部分呢。不卑不亢的台灣人好少,要不就自卑,要不就自大;我想硬要用原生文化硬幹也是某種自大。

    題外話:自從杜部長成語事件以後,我開始不由自主地硬想要出口成章,小時候學過的成語不斷地從我記憶深處冒出來,動不動就要拿成語出來用,這是一個小小台灣留法學生消極的、微弱的反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